• 91 - [《治孤》]

    2009-09-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oudiao-logs/46469629.html

    临城新造的马路宽敞,车辆少,几排绿树,绿树下绿色的小灌木和花草,桂花城、新城时代把最好的地拿去了,纵横的河道水流浑浊,本来沿着水稻田和乡村民房走,现在沿着新的建筑物和新造的城区走,水面的鲹鱼看见地面市政府、公安局、消防大队、五星酒店、银泰百货、风格各异的小区的高楼应该不会感觉事物变迁。桂花城确实很漂亮,占地300多亩,和浙大西溪校区面积一样,小区道路平坦整齐,有喷水池,有长椅,像公园里那种舒适木条靠背长椅,养了很多戴款式简洁帽子的小伙子保安,一群保安在列队,我不清楚为什么需要这么多,他们干什么。如果开一辆私家车进出大门,他们会立正敬礼,如果是步行或骑单车,他们也站姿端正,礼貌谦虚又认真,不会打扰业主的宁静。

    我从丰茂菜场、桂花城外围过去,万塘教会午饭后是诗歌崇拜。如果有辆赛车骑骑更好了,正午阳光照着新鲜舒畅,就是那种活着很好的感觉。

     

    一个女声点了选本诗歌第202首,随之厚重的中年男声在会众中响起:

    主我余生的小杯,求你随意倾注

    或是喜乐或是悲伤,求你随意作主

     

    唱完,另一个姐妹点了208

    他带领我,他带领我……无论如何,我都随着,因他亲身带领我

     

    一个弟兄点了另一首,歌声含混深沉:

    你是我的牧者,带我在青草地

    你是我的牧者,带我在溪水边

    我的心渴想你,渴想你

    我的心仰望你,仰望你

    我的心只有你,只有你

    我的心爱慕你,爱慕你

     

    ……

    唱诗就到这里。一个小时后,讲坛边一个男人声音说。四十来岁的一位姐妹已经站在上面,祷告了,她说,接着闭上眼睛:孩子永远不配站在这里……主啊,用你的血抹抹她的嘴唇。

    小姐妹站在讲台上讲也没甚好讲哦,讲讲浪费弟兄姐妹时间,圣经读两句哦。创世记498,犹大啊……犹大是个小狮子……

    讲了几分钟,我有点坐不住,头扭到另一边,差不多想走了,少年,年纪大的,那些雄性都还安静坐着,和万塘教会不熟,走不大礼貌。

    方舟头发乌黑没有一根白发,长得盖住白衬衣的领子,却整洁清爽,他的肩膀挺宽,高个子。进来时,我和他握下手,国中隔壁班的同学,来万塘教会两次了,还没有和他聊过。他在我前排坐下,和两个中年男人讲了两句开车的事,没有听清说什么。他星期天都不做生意,星期天都敬拜上帝。

    和弟兄们坐着也好啊,我开始默想三角池的黑鱼,这时她刚巧下去了。

    薛玲坐在会众最后,房屋大厅西边房间前,温柔明净的眼睛,很美丽。

    冷场了几分钟,上来第二个姐妹,50出头,阿拉救恩是讲不像,没有办法啦。姐妹上午讲,圣殿里幔子裂开,上帝和我们相通了,这样讲下去多么美好啦,可惜阿拉讲不好,没有办法……我们那里,阿娘阿太阿母都在,孙子孙孙子会死掉!只有二十几岁,马上要到美国去打工,丈母叫其装私盐,海里浸死了……犹大说,父亲,我保证,便雅悯去若不回来,你可以杀我和我两个儿子……我们姐妹读的圣经:犹大是小狮子,你住住食就上去……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就可以先扔石头打他。这几节圣经在我生活当中多次感动过我……人家丈夫这么好看,这么会挣钱,如果做我老公我下辈子就有依靠了,人都要想的嘛……有时候家里剩下的饭菜,葡萄西瓜吃不完,倒掉不舍得,我祷告会吃一些,祷告会吃一些,八点钟一直祷告到第二天早上四点钟,一个夜晚都吃完了。吃完胃真疼死了,这咋办办呢,我祷告,主啊,阿爸父啊,囡囡这里痛死嘞,我下次不吃了,求你赦赦我罪。

    这些我是将给这里的朋友听,或许姐妹中以前有不好的事情,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有过关系,你要记住:耶稣代死,我们有活命希望。从此以后你不要犯这些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亚琴姐妹一生没有犯过罪,寡妇门前是非多,但是这个家庭神已经保守,四围用盾牌守卫起来,没有人来找亚琴姐妹,我想,如果有男人啊每天追着亚琴,其也吃不消,也要犯罪,我不是贬低亚琴哦,十个人九个吃不消。我也有一点这种经历,不过我靠着主站牢了,我可以讲是昂首挺胸,不怕夜间鬼捣门——这是世界上人讲的,用在这里不大合适哦——心天平啦。

    不保守,年轻的有,80岁在犯罪也有。曾经有一个男人到我家里对我讲,你丈夫的债不用还了,只要你到我楼上来几分钟。我说,我丈夫的债要还,我儿子长大了,他也会还,你叫我去我不会去的。那个人本质上也是老实人,一听我说的这样坚决就走了。

    现在的人,爱主的心都冷淡了,放电视防电脑放录像放游戏,与世界亲嘴。按照我以前、本性,我最好每天每夜被我看电视,饭也不用吃……

    我等下能钓到黑鱼吗……长凳排的很紧,我脚前几排是竖着排的,我们和他们差不多是促膝而谈坐着,后排的膝盖差点顶着我们的腰,我从面前伸展的脚边支出腿,把脚搁在空隙晾一晾。声音停了,她直接走下台。

    告诉我——全场轰鸣,合起歌声来——当走的路,讲台边的男声带头唱起聚会结束诗歌,没有滑向死亡线,你爱何等长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