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孤56:小雪后 - [《治孤》]

    2008-11-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oudiao-logs/31741548.html

    从早上下起的小雨已经使周周变得白蒙蒙。刚过“小雪”,潮湿的房子、被雨刷洗彻底热传导的空气令人难过,外乡人该重新抱怨海岛阴冷的冬天,而对于我来说,去年前年这样季节的水库野钓也变成一种陌生的勇气。膝盖上回旋着“冷”,我放弃一切户外活动的打算。

    下午,接妻子下班,庆幸没有风,天色还没有暗下来。从长爿沼弯进龙舌,几个外地小孩在路中间玩,一个小宝宝站在学步车里叮呤呤乱走,没有人管。路边平房院子烧了一个煤饼炉,火烧红了,轰轰响。我说,你们搬这里来了啊。女人(年纪和我差不多)说,是啊,这里看出去亮一点。我说,是啊,这里好。她们原来住在后头阿婆的出租小间,靠山根,条件一点都不好。而这里靠进葡萄田、农田、人家、水稻田和茭白田,不远不近,位置显得疏朗开阔。

    锦钰由外婆抱着在路边玩,她的妈妈没有在。锦钰外婆说,她妈妈还没有回来啊。我说,我去接去。锦钰的爸爸是我的初中同学,去撑外国船了,要出门9个月。她们也是信主的。

    龙舌村边有一条公路,公路上的汽车都跑着回家去。田里水稻割倒了,庄稼收了,堆起秸杆烧肥,一堆堆冒白烟,熏的路上臭臭的。在野外不甘心的渔人再有半小时不得不回家,天在某一刻会瞬间黑起来,他再也看不见草洞里的浮漂,只能看见水草枯黄委顿再也找不到钓位,因此他迅速地收起雨线、缩进杆子,从水里拎起鱼护——里面的小鲫鱼扑腾一下,就休克了——骑上扔在青菜地草垛上的自行车赶紧回家。

    在野火升华中,暮色四合,汽车谨慎飞快从身边掠过,养金鱼的男人在屋后一分灌水的养殖地里忧愁地察看——等我们回来,他已经满意地拉着一三轮车的花草满意地出门。

    电瓶车没电了,我在光跃岭以下掉个头,坐着等。水渠边烂着茭白叶,失去汁液的气味,形体颜色也都变了味。很像我们的爱情。林芬芳在岭上下车,走下来需要5分钟。5分钟之内,渠道水浅浅流着,并且发出水流的声音,和水滴的声音。水渠上面是小山。5分钟就足够长,足以改变我们对重要事情和某人的看法。

    车河水库钓鱼人最后投一遍酒米,把岸边枯草用打火机点着,火苗在草叶间滑行,又从草叶掉下,沿草茎下爬,燃烧了,火团缓缓顺岸缘小径向右手边前行。钓者趁着水面剩余的反光,在几个草洞拱戳一遍,再一遍,终于野外被水库散发的水汽罩笼,夜晚的寒气熄灭薄薄的水边篝火。家不得不成为最终的选择,而到达之前必须经过干旱的水田、小路、缺乏路灯的公路、明亮的隧道、路灯稀疏的公路、需要冲坡的岭、不繁华城北地带,然后走进一条路,到达居住的地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