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孤52:脖子粗了 - [《治孤》]

    2008-09-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oudiao-logs/29641771.html

     

    台风在广东沿海登陆,舟山几天来闷热非常,我把车窗移开,晚风飘来,略微湿润清凉,马路上低垂的树

    荫拂过车顶。天阴暗起来,阴暗的云撑在高空,明显天日短了,旁边的青年们都在掏出手机看短信,屏幕

    明亮,售票员等下会把车厢照明灯打开吗,以后我有钱的话,会不会买一个大个子后生拿的宽屏手机。

    流年不利,我把左手肘挂在窗上,左手捏着下巴。
    公交车确实从山脚树丛下钻过,沿着黑色小路驶向惠民桥—韩家塘—临城。
    何军敏说相了亲,她的妈妈叫他问女的生日,八字不对的话,两人差的三年就克了:狗咬羊。他是羊,女

    的是狗。
    莫非这是命运。真有命运?
    脖子好久没有出问题,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再疼,我觉得它成熟了,确实我可以感觉到它已变粗,对僵硬

    的坐姿不再敏感,它已经软了,柔韧了无谓了。
    脖子是一个问题。此外的问题似乎是假问题,虽然近来它们数量很多。多产生麻木。
    每次挽着发髻的仕女再次挽着发髻,仕女很害怕性骚扰,她很少坐没有座位的29路。今天太晚了,各个站

    牌下的人们活活等了40分钟,毕竟天要暗了,她只好上车。这说明黑夜里有更多的让仕女害怕的性骚扰,

    也说明气节永远是有限的,而便利更受欢迎。29路摇呀摇,送人们回家睡觉,明天把睡觉好的人再送到城

    里去。
    仕女的皮肤很白,她经常在老契上车,如果上的话。她是否有病,脸上没有甜美笑容,眉目不展的人都有

    病。她和我莫非同病相怜,这倒未必,我觉得女孩毕竟应该青春的漂亮生动地笑着。当然,你如果说男人

    也应该是这样的,我也同意。
    仕女穿着背心,罩着薄长裙,两条胳膊很白很开放,而她的眼神是关闭的。女人都喜欢表现自己的美,并

    用矜持增加高贵,喂,你不觉得你这样想很陈腐吗,和儒家等级思想一样装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本岛最西 200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