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孤:48神会谅解,神经系统会记录 - [《治孤》]

    2008-08-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oudiao-logs/27223209.html

     

    我蜷缩在床。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

    我是人类。

     

    太阳光随游走的云切换房间阴晴,不只是云,还有舒张的窗帘,鸽子、麻雀组成的飞行队,这些都可以遮住天亮、飞快扯去,像小人“猫”的一声露出脸。

    二十一世纪, 19902000,意味着什么?我们喜欢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离世界末日无关紧要的走近一步吗,如休谟说还不及伤害我的一个指头更令人挂心。地球的毁灭,这不是我考虑的。

    还有,北京奥运会到了,不知这个国家会怎么样,会不会改变。

    我不考虑体育。

    我想去一次沈家门。

    公交车上,离开沈家门3公里,路上传来鱼腥气,还有海水生硬的咸味,货运车从来不洗,烂在车厢里的小虾米小螃蟹的恶臭悠长的令人回味。沈家门要到了。1公里长的码头上停着1公里的船,都不用去干活,夏天的禁渔期,人类只能吃冷库里的海鱼,海水里的鱼滋长、育肥,秋冬季节被追捕,农民收获蔬菜一样收上来。

     

    人类和人类是没有办法沟通的,比如林风芳这个人类,我们已经失去共同的语言。

    并且似乎从来没有过。

    这多少是一个问题。

    我蜷缩在床。使用这个姿态,我度过了长的有些惊人的日子。人类是这样的,把一半的时间花费在休息中,另一半时间耗费休息中恢复的精力。又随时被精神的痛苦击倒,卧病在床,等待复苏、好了以后继续平常的活法。循环往返,漫无目的,没有满足。

     

    难过的间歇性的不和合、不久会过去的撕裂。争吵、随后的抑郁……

     

    去沈家门漫游或者随便去一个地方、呆在家里,受伤的神经元和擦伤的皮一样,需要时间愈合,很多次都是这样好起来的,在微小的面积上渗出血清,不疼,然而爱情已经被震荡,完美已经陷落。

    没有这些:爱情,完美,也没有纯洁,没有先天的羡慕人的理念。

    一切都是低俗,拙劣、逢迎、谄媚、低就、差不多这样、混,诸如此类。

    没有完美,没有圆满,受制于地位、金钱收入、一份工作,受制于血亲关系、婚姻关系,统统受制于自己不堪省察的性情、脾气、道德、疲软感。

     

    或许需要医治,某种精神上的医治,知识或许并不能在这个范围内医治,种种的兴趣爱好也只是掩去疾病发作时间,要么来试一试事业,转移注意力所紧张的对象。试试高贵权势一呼百应得心应手,或许也是徒然越过苦难。

    精神的弱点没有克服,还在那里。或许这样就算解决,这样也可以,个人有个人的解决方法。

     

    “你没有话对我说了吗。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了。”我说。

    “生活就是这样,又不是谈恋爱时候……”林风芳说。

     

    “你没有话对我说了吗。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了。”我说。

    “你这样说我也会不高兴的。你一开始就否定了。两个人问好一下,打个招呼,还有什么话要讲你也可以讲,你也可以主动。” 林风芳说。

     

    是不是人类的婚姻制度出了问题。

    或者是我出了问题。

    婚后,对付女人,人类中的男性采取各种办法,比如耐心的爱、怀柔的应付或强硬的压制。

    两种性,问题就很烦,二是一个复杂生变化的数字。男与女,这样与那样,一辈子就如此断断续续被缠绕、牵扯,精神萎靡……

    “是你太难弄,吵过嘛就好了……”林风芳说。

     

    佳人,何处有佳人。

     

    要么就这副样子耗下去。或许有爱情童话,难有婚姻童话,童话只能在分分秒秒,经不起数字积累。或许这些都不算什么,只是每个家庭都会产生的情绪垃圾。耗下去,耗到头,就会是百年好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治孤:51 2008-08-06

    评论

  • 鲁老师,我正看你的治孤呢,继续努力写出好的小说,继续关注
    回复吴玲波说:
    谢谢啦.

    等写完一个论文我继续写<<治孤>>,

    你有空先看看我前面写的

    吧,也可以来"果皮"玩: http://koopee.org/bbs/
    2008-08-10 09:4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