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规矩没的,点着蚊香还咬 - [《元旦前的初中同学会》]

    2008-07-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oudiao-logs/23894904.html

      

    家里更绿,院子的桂花树和柚子树浓浓的绿,东边的竹山浅绿。

     

    Ju一声,右前方马路上,老人正庄重地横穿马路,就要踏上双车道中央的绿化带,轿车在她侧面停下,惯性还是撞上来,老太婆继续安静地走向前,这时,车头把她拱起,她像弹簧弹了一下,摔在地上。

    我的喉咙“哗”,司机打开门拉她,她的鞋子脱出了,头发纯白,站不直,绿化带另一侧的女人往现场看,我这边的社区妇女和我一样望过去。

    今年我走过海院路和东皋岭路交界带看见的第2次车祸。我过马路很谨慎,不想被车擦一下。车不长眼睛的。

     

    末班车已经赶不上,我走了30分钟去乘28路,这意味着只能乘到茶山,再走20分钟到我东荡田养老院,我在那里停电动车。

    不出所料,29路末班车没了,车站边外地女人的洗车店已经拉上铁卷帘,我按着29的路线往前走,经过很多商店,有卖水泥沙子的小店,有做塑钢窗的小店,瘦女孩捧着碗坐在人行道中央的矮凳上,有一条绿色护城河,河的周围很多小区,有的门口站着穿成假警察的门卫,忧郁的表情。

    路过百货小超市,挣女人钱的美容店,五个小帅哥坐在崭新的汽车轮胎上,他们的店卖这个,做生意挣饭吃,一年年会拭去你们的朝气,让你们乖乖的,不再调皮,渐渐变成土气的中年男,和我一样。

    妓店的商品并不漂亮,漂亮的商品有更高级的卖场,一个少女露出年轻洁白的腿,她的同事和她穿一样的制服裙,妓店的边上是中国工商银行,男人排队取钱。

     

    我说丰茂菜场,售票员说,啊,东贸菜场?我的口齿不清楚,这我承认,不过她不应该学我的话。

    做个售票员有什么好,特别是28路这种现代化车的售票员,车里装了先进的像杭州宁波大城市的自动报站装置,司机右手边的投币机还没有启用,售票员说会民桥有下发,惠民桥有下吗。没有人搭理她,她一会又说,车官所有下发,车管所有下吗,市副伤猫成有下发,市府商贸城有下吗。没人理她,她一路用两种语言报站,两种语言,我们都会至少两种语言的。

    就凭这一点就可以辞职。

    28路车厢宽敞,位置排的孤独,左车厢一列,右车厢一列,后车厢排排坐两边各两列,最后6个位置一行,最前左右各5个位置一列。我和很多人站在空空的肚子里。

    售票员是个年轻的姑娘,如果她做29路的售票员,她就不需要用傻乎乎的扩音器提醒乘客提前按门铃。她会学会怎么和乘客在小车厢里聊天随便说些什么。

     

    在菜场下车,从拆迁村的新造好的小区走过,小区门口就有超市,这是农民的一种诉求,也包括家不要这么大,楼上楼下弄不干净,还是定海城里人好,小小商品房,打扫起来清清爽爽。这下你们满足了吧,你们用土地换了钱,窝到一起住了,他们为你们建立了新的一套。有土地有什么用呢。

    东荡田北边的水田里堆起土渣,丢满石块,荷花中心小学没有了,连建筑里的钢筋也被人挖走,剩下空旷的骨架等待最后一击。

     

    我的电动车开过小学,进入茭白田间的小路,茭白叶子很绿,小飞虫一点点撞中我的脸孔,发射开,风吹动起来,吹我表皮细胞,吹散燥热的汗。以前都是种油菜花啊,现在流行茭白了。外婆两老头坐在小店门口他们邻居旁边,小河边钓鱼人提起竿子要回去了。

    儿子和妻子已经站在操场等我,我把小孩放到两腿中间,叫他抱牢,慢慢开两步到了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