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孤45:叶红呀叶红 续 - [《治孤》]

    2008-06-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oudiao-logs/23657313.html

    今天,我在29路公交车上,坐在最后一排,两个少女和两个中年男中间,两个少女小声谈论着,好像谈及方方面面,我一句也没听清,直到惠民桥,她对角上的女孩说,那只小狗,每天都这样,脑袋伸耷出,叫。

    果然,一只狮子狗脑袋瞭出白漆铁栅栏,仰头呼啸。车子离它的地盘有10米,还叫,够凶啊。女孩眯着眼睛笑起来,天,眼角居然笑出鱼尾纹,在我身边,她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岁月催人老,汽车仿佛不是沿着定沈公路行驶,而是钻进一去不返、悠远没有尽头的时间隧道,可怕,一下子老了,如果我是一位倾慕她的男孩,这节皱纹足以摧毁我的爱情。

     

    我对她们兴味寡然,我旁边的男人一动不动地坐的端正,这个穿制服的家伙,刚才上车买好票,硬走过来坐,我的背包里塞着4只黄金瓜、3只梨,妻子嘱咐我买梨,给小人吃,他有点咳嗽,喉咙有痰,又不会吐,要我买梨和冰糖烧汤吃。一看见制服走过来,我知道他想无耻地坐到我们中间来。最后一排可以坐5个人,位置是连在一起的,有的人嫌挤,看已经坐了4个也不要来坐了,制服男果断走过来,示意我让一下,我只好拿起包,往女孩那边挪,与其挤在两个男人中间,不如居中而坐,少女身量小,我们坐成一排也很宽裕。其实,穿制服的人不一定是坏人,也有很本分老实坐着的,大家都很辛苦,乘车上下班,需要一个位置坐坐。

     

    少女还聊着,大概是聊完衣服聊同学朋友之类吧,现在我也很能聊,特别和熟悉的朋友。我和黑君在公交车上坐在一起或站着,话也没完,在别人听起来这两个年轻男很八婆吧,老绒爿一样讲个没完,不过我们的话题比较单一,一般我们以谈论苗卉这个共同的朋友为乐,苗卉是我C中的同学,是黑君相亲不成成就的红颜知己,而黑君是我的初中同学。同学的同学是朋友,不是恋人。

     

    少女的前面坐者一个男人,发型和裤子衣服都很平庸土气,和这个小城市很贴切,他用高档的手机短信美女照给朋友,他的左边是一位鸡蛋脸的女人。我开始看她。只能看见叠戴着2只小银环的右耳朵、头发和右腮,脸像剥壳的鸡蛋。一阵疲倦从背部和胸腔汹上,我张口打了几个哈欠,让它跑出来。叶红,是的,这个脸型像叶红,叶红也是小脸,不过要比前面的女孩稍微圆点,皮肤没有她白。女孩穿着一件白裙,不是挺括的制服白衬衣,是柔和的白裙,穿白裙的女孩没治了,不是恶(心)女就是让人心跳的姑娘,难保有装清纯不知道年龄界线的果敢老绒爿穿出白裙吓人,难保身体肥胖的村姑把白裙子穿出婚纱的强烈效果,难保好身材校园少女十分意外地一回头灿然一笑惊吓好色人。

     

    她会长什么样呢,是美还是丑,是狭窄单眼皮还是呆滞的双眼皮,是鼻子不好看还是嘴巴破坏她的美貌。她什么时候会一偏头让我惊一下呢,难道一直保持不动的姿势,任凭我根据侧脸猜测她的长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