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孤(18):和小舟去朱家尖 新 - [《治孤》]

    2008-04-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oudiao-logs/19650066.html

    高一的英语教师宋宋居然遇上了,带着小女孩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犹豫一下,走过去,喊了声宋老师。她是军嫂,高中第二学期的夏天,我和林庆才、荀康、唐波去她家里补习过功课。她的家在林场下面的部队宿舍,高墙边种着一排水衫,院子小小的,宿舍一间一间很整齐。当时她的女儿还很小,不知道有没有上幼儿园,宋老师给我们讲题目,叫女孩乖一点,你是妈妈的玩具。她们母女都长的玲珑。是你啊,宋宋说,是你女朋友吧。我紧张起来,书哦不是不是,一个以前的同学。宋宋笑了笑,她还是很年轻、漂亮,我和她聊了两句,就说去陪同学了。

    我和小舟走到沙滩最东边,礁石上几个男人在钓鱼,哦,在大海里钓鱼。我走上礁石瞧瞧,她不想上来,就耐心地等我。石头上飞快地爬动着蜈蚣模样的昆虫,应该不是这些外壳硬硬的家伙把石头弄穿的,是海水风空气侵蚀一个个小洞,粗糙的纹理,刻画出它的年纪。小舟的脸被风吹的红红的可爱,用手拂了下头发,我觉得她穿着白色衬衫显得文静,甚至在瞬间有点漂亮了。我跳下礁石说,我们去水里走走吧,就把皮鞋脱下来,裤子卷到膝盖,她把凉鞋脱下拿在手里,走在浅水里。海水涌过来,没过膝盖,眼睛离水面的距离近了,我产生晕眩的感觉。 

    春天的教室里是初恋萌动的乐园,发育迟的同学还挂着鼻涕,而发育早的已经知道秋波的滋味,写不好作文的差生给女同学写起情书来一封接一封。我刚刚结束人生第一段爱情,在新的教室里感到抑郁寡欢。 写了好几封信,真的走在一起,我却想不出什么话题。好在她是个文静的女孩。我们一直走到沙滩的西边,坐着吃了点带去的干粮,看时间不早,我们就回家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