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王你好啊。
    你谁啊。
    我是消费者啊。
    啊。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我打到黑豹山路总店,他们告诉我的。我在108号办的卡怎么说啊。
    啊。108。你是哪里。
    我爱丢开心公司啊。你们店关掉了,我卡里钞票总要退退掉啊。
    你过来,我在学生屋等你。
    卡里就100块钱你送送过来好了,还要叫我过去啊——我过来可以解决发。
    你先过来嘛。

    你是小王吗。
    你找谁。谁是小王。
    小王,你在哪里。
    过来,到了。
    你们店关掉了,讲也不讲一声啊。
    我和你讲啊。原来两个合伙人吵了,店不开了,开场子去了。
    开场子,赌场?
    恩。
    他们存心卡里钞票不退了?
    好赖就赖掉了啊。
    你有点面熟啊,以前是里面的吧。
    是啊,我以前在里面打工。现在店在文化路下面。他们店啊现在开快餐店了,快餐店的老板就是姓叶人阿弟,你找他去好了。这个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一般人我不讲的。
    怪不得那个人好象以前看见过。

    你们老板在吗。
    老板在上面。(一个女生回答我,快餐店有几个学生吃客。我拾木楼梯而上。)
    小叶,你好。
    哦。啊。(小叶亲自在炒年糕,年糕已经被他炒出香味,一对中年消费者特意上楼嘱咐加什么不加什么。灶头正是以前洗发台。)
    理发店不开开快餐店了啊。
    恩。
    我上次这里做的卡退退掉。
    老板不在……
    我知道,刚才电话打过叶老板不接。阿哥不在,我只能找你了。
    一般人我不管的。你叫什么名字,小芳你去给他查一下。先报名字再查。(小芳,我认识,收银员偶尔洗发。)
    小叶和小芳从保留下来的收银机下旧柜台抽屉一叠叠很不专业的帐薄找出名字,把90块钱还给我。骑上问同事借来的电动车我回公司了,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叫她也赶紧来退钱啊。

  • 5.钓鱼 - [《小海螺》]

    2008-12-30

    5.钓鱼

    酿乌蛮钓鱼……
    酿乌蛮不会钓鱼够
    酿乌蛮不会钓鱼撒,小猫会不会钓鱼
    小猫不会钓鱼够
    那谁会钓鱼啊
    ……爸爸会钓鱼

  • 很惋惜地,我看着时间从我的办公室流走了,不过比起我的青春,这又算什么呢。

    辅导员顾说,鲁,我问你一下哦,你们班谁怎么样。什么叫怎么样呢,我想。就是说他平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吧。我说,什么啊,有什么事情吗,他生病了?不是,我是说他平时有没有怪异的表现。我没有说话,我知道问的是什么意思。不就意识形态的事情吗,这次圣诞福音会他也登台表演了,这么快就被知道了。王健说传福音那么容易吗,有拦阻的。
    我说,他出了什么事情吧。顾说,没有。我说,谁成绩一般,20名之外吧,表达能力不错,组织过一些活动。
    金平说,肯定是公安正好在那里吃饭,被他听到了。王健说,主要是大学生在,影响肯定大。我说,是啊,大学生在台上唱赞美诗唱的非常好。金平说,鲁弟兄,唱的好哦,还有他们放的耶稣受难记,我看的有两次眼泪满饱。

    “忽悠,真会忽悠啊。”学生走出办公室,我就忍不住说。
    “什么,鲁,你说什么。谁忽悠,我被忽悠了……”小顾说。
    “我说你真会忽悠。”我说。
    “什么,啊。”小顾灿烂地讪笑着。
    “你用的那套语言都是毛泽东时代的。”我说。
    “啊……”小顾继续讪笑着,灿烂地。

    台上的大学生都很年轻呀。女生做见证了,“我当时跟朱老师学长笛,有一次我路过教堂进去做了一会,有人给我一份福音单张……我想我也选个信仰吧。一次我问朱老师,你有信仰吗。朱老师说,有啊,我是基督徒……”
    学校里的信仰对她还是没有用啊。我说,“现在年轻人当中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少啊,我读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王健笑了笑说,“是的啊。”接着,我们很自然地谈了谈政治。听王健的意思好象他也要打算入了,因为他已经换到政府部门上班了,入还是不入,眼看着成为要抉择的问题。钱不是这么好挣的。

    “顾老师你知道谁吗,就是谁,平时表现怎么样,是不是有点怪异。”小顾说。
    “那你要问鲁老师,他们的班主任。”大顾说。
    “我已经说了啊,一般情况我已经说了。到底他出什么事了,你又不讲,我能告诉你什么。”我说。
    “呵呵,是的啊。”辅导员大顾说。
    “到底是生病了呢,还是心理健康出问题。”我说。
    “就是平时有没有怪异的行为。”小顾说。
    “怎么会呢,我们班的学生都很好的,要不是2个人退学,我们就评上优秀班级了。”我说。

    “XX去教会了……你知道吗……”小顾打电话了。
    “听说,最近意识形态又要收紧了。”我喝了口水说。电脑桌上的电热板温度很舒服。
    “就是这个事情。24号它去一个邪教组织了。”小顾说。
    “邪教……”我说,“是教会吧,邪教不邪教怎么分呢。”
    “现在还不清楚,所以在调查。”小顾是学机械制造的,用一种专家的严谨的语气说。

    约谈完他的朋友以后,他的周围马上围了四位女生。有啊,有啊,他和谁,是基督徒,星期天做礼拜,平时还叫其他同学去,其他同学凑热闹也去。你去吗。我没有去过。他跟你们讲什么。就是主啊,圣经啊,他有一本圣经,我们看过,看不懂啊。好,这次问你们的,和谁都不要讲哦。就这样。

  • 4、红果果

    爸爸要上班去了,好不好

    妈妈要上班去了,好不好
    不好
    yile上班去好不好
    不好
    上幼儿园去好不好
    不好
    那你要到哪里去
    山上去——山上有红果果,绿果果

  • 3、小猪猪

    以勒是小笨蛋嘞。
    不是小笨蛋。
    那以勒是什么呀。
    是什么呀,啊……小猪猪。

  • 2、冬天的星期天

    中午,开始降温
    还下起雨
    我们从教会走出来
    走一段路
    只买了一个棒棒糖
    妈妈在屋里弹电子琴

  • 1、家——母亲和孩子创作的诗

    口述者:余爱芬(52岁),鲁以勒(22月)


    小海螺啊

    小海螺没有家呀

    潮水就是他的家


    小海螺,你的家在哪里

    我没有家,潮水它的家啊


    小海鸥,你的家在哪里

    小海鸥说,我没有家

    潮水一来,潮水把我的家冲走了

    a ya ya

    小海鸥,可怜吧


    小海螺,你的家在哪里

    我没有家,潮水它的家啊……

     

    小海螺没有家呀

    潮水就是他的家啊……

     

     

  • 上海网吧 - [速写]

    2008-12-07

    上海的网吧女人长满痘痘,皮肤很差,抽烟,打游戏。上海的网吧和其他地方网吧一样很臭,和临城乡下网吧一样,烟臭,空气臭,厕所臭,厕所很脏。

    男人们在上海的网吧打游戏,聊QQ,和其他地方的网吧一样。这里吃饭肉多,蔬菜不新鲜,没有家里的鱼和蔬菜吃。

    上海也很讲政治,最有声誉的大学也很讲政治。另外,通宵后的男人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同样精力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