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 - [《治孤》]

    2009-08-31

    听了一下,房屋周围,蝉叫换成虫鸣,文雅多了,我们在木板床上也盖起薄薄的被单。纱窗透进来的风,肌肤微凉。月亮映在地板上,和它照在水面上情形差不多。

    我的村民们已经打完半日麻将,她们回到半生相伴的安逸窝,那颗温柔星光下,看着电视,她们抱着丈夫,心里却数着有关胜负的纸币。前面那户人家被灯光鼓起的窗帘一下子熄灭了。他(她)们温存时,他(她)们不喜欢亮……

    并不遥远银河系的光、分量恰好地上的暗、只有昆虫发言的村落,远离人类……

     

    面膜已经在用了,和我同事用的是同一种。等过一些时候,我去买眼霜、润肤水。醒来后,林风芳说。我们的环境循环着变作鸟声、天空蒙眬的白光、井边中年妇女的声响、半开的浅绿窗帘。

    我把她揽过来。两只迷途的小羊。

    为了吸引老公的基督徒。主,这次一定不能算她爱世俗。

  • 80 - [《治孤》]

    2009-08-26

    牙床浮肿,牙龈刺痛,我的精力衰竭,整日整夜补眠。

    眼目枯干而紧闭,我的内心自悔,自卑。

    我的肝、胆吐出哀声:我浪费了时间

    和光明。

    潜藏的虚荣,赤裸的甜言,

    不过空空的外衣,

    缱绻的柔情之歌不过徒然使人心生厌恶。

     

    神思挫伤,身体毁坏,我的情感、

    良知犯下隆重罪恶。

    如果能够,

    我愿意僵硬的眼珠还能滚出发烫的泪水,

    我愿意

    缩握的心脏还能畏惧地颤动而

    恸哭。

  • 79 - [《治孤》]

    2009-08-25

     

    晚餐前,我想喝一瓶冰镇啤酒,于是到村口小店买了一箱。

    重新喝起了啤酒,二十岁的味道,不相干的二十岁……

    嘶嘶的泡沫,紧张的神经被液体冷萃的声音,

    心底某种复杂化合反应沉淀物被中和的嘶嘶、嘶嘶……

     

  • 77 - [《治孤》]

    2009-08-23

    在泰国

    时间差一个小时

    在嘉义

    没有时间差

    在舟山

    时间是负数

    此时此刻

    我或许包括你

    我们

    被抛弃在

    过去

    被抛弃在

    现在

     

  • 76 - [《治孤》]

    2009-08-22

     

    清澈的石头

    草的倒刺

    会飞的蜻蜓

    一次欢愉

    一次

    欢愉

     

    坐在水中的单个人类

     

    平面上

    永远的平面上

    星星上升

    星星消沉

     

    远方的蝉

    大叫

     

  • 73 - [《治孤》]

    2009-08-17

    喜欢和爱

    先有喜欢然后才有爱吧

    她是爱你的

    同时是喜欢你的

    爱就一定有喜欢

    喜欢和爱肯定不一样

    比如我喜欢张学友

    但是我不爱他

    然而问题是你嫁给张学友,你爱他,却发现不喜欢他了——不喜欢他的歌,不喜欢他的外表、习惯——啊,这个时候张学友多么……

    问题是:需要喜欢而不是爱。

    基督的爱是爱所有人吧,那么她是爱所有人一样爱你吧。

    你还真以为她是耶稣基督?

    你这种人太世外桃源精神世界,你应该柴米油盐点。

    我觉得鲁同学超可爱。

    你这样的人其实很多,我碰到过。

    莫非前方我还有知己。

    你很容易精神出轨。

     

    周侃结婚了,一场婚礼。周侃说我们去送送同学,我搭着他的肩膀出发去送人。林芬芳看着我们走过去,我戏谑地扭头瞄了一眼。你这件衬衫挺好啊。呵呵,周侃,她说你挺好,今天你确实挺好,呵呵。

    妈的,喜欢过我的小女生变的这么漂亮,美得让我伤心。她的小脸蛋细腻洁白,眼睛还是羞涩微笑地一瞥。洪小瑜。洪小瑜也变得这么漂亮!还有一个沈姓同学更迷人,小小的、青春白的滑滑的脸蛋。她根本没在意我。洪小瑜也只是笑笑,接着她们走了。

     

    你喜欢周侃?我问林芬芳。回家真好,熟悉的大床,浴室里沐浴露和洗发露的位置放的真好。

    周侃,我又不大认识,不了解。林风芳的眼睛总算开开来说话。

    周侃,人老实,又勤劳能干,你就是喜欢这种型吧。我大致介绍了她见过一次的周侃,把身子侧向她那边。

    嗯。林仰躺着,大脑开始慢速运转起来。

    那你喜欢伟成。用周侃这两字铺垫后,我终于打出那张准备好的牌,故作舒服地右小腿支起来。

    伟成。你堂哥这样的男人,我想想嘛,是很好的,又勤快,什么活都会做。

    那你喜欢伟成喽。我心里想,妈的,你本来应该该找一个家务机器而不是我。

    嗯。怎么说?喜欢怎么说。你妈妈,你爸爸也喜欢伟成这么勤快的人啊。

    你喜欢他喽。你喜欢就说嘛。

    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喜欢就一定要说啊。喜欢但不一定会和他结婚啊。喜欢是欣赏(这个有文化的词语是她刚跟我学的)。林说着把被单往胸口拉了一下。

    咳,叫你喜欢我真难啊。我把身体右转,左手伸进她汗衫下怀里。乳房很好,熟悉中带着陌生。

    那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啊。我肯定地说完,然而手停了下来,失力地滑出。

    结婚前吧,我还以为你挺好的,家务也在做……林眨了下眼睛。

    你终于还有喜欢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能让你喜欢的人。

    没有。没有,在理想中——心里总会有什么样的人自己喜欢的,但是现实中没有,遇不到。

    你不是喜欢伟成吗?你刚才还说喜欢的,现在怎么说没有喜欢的?

    被你绕进去了。

    人生短暂,喜欢就说嘛。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啊,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多么痛苦……

    你妈妈也喜欢伟成,你妈妈也要去说吗?

    ……咳,喜欢别的男人就是不喜欢自己的老公啊。

    你勤快的话,我也会喜欢你。

    好吧,我去学古汉语,学古汉语勤快给你看。我心里想。

  • 70 - [《治孤》]

    2009-08-14

     

    何彩荷在卧室又祷告了,跪在床下,不知有没有午睡。常常祷告不住喜乐神做事情有时候。

    三合板圆桌上,一塑料袋紫色葡萄,极其甘甜。厨房多了一只西瓜。阿,岳父的慈爱。

    三合板圆桌上,凉了一瓷缸水,几袋新鲜的咖啡,陶瓷杯、玻璃杯,感冒药、伤膏;脏脏的

    梳子和作废的原子笔、塑料直尺、廉价的剪刀插在喝完的娃哈哈八宝粥铁罐;恶心人的(一吐为快)大榭开发报,里面有模仿读者情感和技术都不到位的散文,感悟、随笔,中信公司和二牛书记正规活动的记录。

    房子没有装修,方桌上整齐地摊放着浩波学完的教材,中间有一本戴望舒诗集是我以前拿来的,居然还在,受重视地搁在简易文件架里。棉胎、旧辈子躺在狭小木板床上,一条朋友赠送的长长的不知年代的沙发,是最新的家具。日用的实惠的电器很齐备,整个房间整洁、卫生,一尘不染,没有掉在地上的西瓜汁,没有纸屑,食物碎渣。

    一张2009主日单,作为年历,鲜红陈旧的十架,宝架葡萄等千年没有创新的元素构成它的画面对联和想法。

    我也幸运地沾着了她祷告的好处。男人应该感谢静默的、没有光彩的女人,她们为你们带来的灵魂的安宁。

    祷告吧,祷告,随时祈祷,为家庭,为教会,想着自己的老公,想着几个硬币,不停地思想主不停地瞌睡吧。

  • 69 - [《治孤》]

    2009-08-14

    明清文学:被压抑的现代性。专题课的老讲师,情绪放肆,声色俱厉,无疑以水系学院温和稳重的老校长王园为原型,介绍和尚写的一首诗,很多字不认识,印刷也有问题,我又不大上他的课,我找不到它在哪一页纸上。下面请一位同学朗读,鲁——由——保。

    字不认识很多联绵字,古词语,我掠过它们或胡诌一个音节,我的音色不错,情绪被我把握到。教室比较安静,听着?

    把你的酒煮浪,我与你喝三杯

    诗的结尾。唔——

    呵呵哈呵呵哈。

    你睡上面来吧。林芬芳说。我似乎看了一眼外面,外面天色蒙蒙。

    你想老公了吗。我从地上草席上爬起。

    你在呵哈笑,小人要被你吵醒。

    阿约大了,三人睡一起很挤,不过天快亮了,做客最欣喜的事儿,就是没有落枕,颈不痛,天又要亮了——像他说的可以去玩去了。他有自己的游戏,我有我的游戏。

     

    我寻找湿地和水流,在山上。一处陡坡,石块、黄泥巴蓬松结块,路的高处。坡下野草密匝,草底有潮湿的土壤,是个好去处。只是不知草有多高,会不会吞没我全身。

    对头低处,一渔人骂着娘找钓场,没有地方可钓。

    我放弃山坡,向远方走去,回头过来的地方,壁立万仞,悬崖高耸,心里畏惧发毛。

    场景变幻到平地宽阔的水域。一半淹没的小径隔开两边的沼泽。丛生的水草隐藏几根钓竿,水面上几处厚实的水草。

    表姐夫和另一个人说起上次他们的战绩。对方说,在这里钓鱼要没有声音,鱼很精,我吃香烟,香烟头一亮,一根鱼正好在水面翻起,被它看见,就再也没有鱼咬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