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饭后 - []

    2008-05-19

     

    我走在阳光下

    眯起眼睛

    装傻

  • 情诗 - []

    2008-05-12

    我想写一首

    情诗给你

    她说WHY

    这个我没关系的

    只要对我好就行了

    红枣也涨价了

  • 治孤32新 - [《治孤》]

    2008-05-07

    教师们的反应倒有点让我尴尬,园林系的黄老师说,你怎么在这里呢,华东语言大学的,大材小用了,我说临时的临时的。学生也不认识我是谁,除了偶尔有女生看我年轻向我表示善意以外,也没有什么麻烦。

    快六点钟,我们食堂一会就要歇业,后勤科的乐老师进门来吃饭,我用白布擦了一遍饮料机,经过一星期的实践,我开始熟悉它出水时的咕咕声,喜欢上轻巧的机身。我早吃过饭了,看乐老师的脾气不错,就走过去到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乐老师没有想到我会找她聊天,微笑着说,你饭吃了,你做的怎么样?我说,很没意思。她说,各样事情经历一下有好处。她打的饭很少,1两半,一个青菜,一条梅鱼,很快就吃完了。我们就走出去,她住2楼,我是7楼,到教工宿舍有一段路,我们慢慢地走,聊一会。

    我说,你喜欢看什么书?她不好意思笑笑说,我看的书你可能不要看的。我说,什么书呢。她说,圣经啦,你要看发。我说,圣经我知道,看过,我大学的同学有一本圣经,我看了一下,就是前面翻了翻,看不懂。乐老师眼睛亮起来,说,你也知道圣经啊,我以为年轻人都不要看的。我暗暗地想,什么话嘛,看哪种书还有年龄限制吗。乐老师说,那你现在圣经还要看吗?我说,想看,以前没有看懂,现在想试试能不能看懂。你有吗。乐老师答应我明天给我去买一本来,这个书别的地方买不到,她去教堂给我买,钱到时再给她。

  • 治孤31 完 - [《治孤》]

    2008-05-07

    路在这几个房子到头了,不过有小路通向更幽深的村后山下的野地,视野转移到山的近景,山上的植被层次清晰起来,没有大树,草皮有了茸茸的质感。小路是人们为了开垦走出来的,一个人走很从容,两个人该一前一后走,只有一次,我是和另外一个人一起走。这个人是胡蓝,胡蓝是水系学院银行货币学02级的学生。我住在学校宿舍里,有一天晚上去男生宿舍看看他们,食堂门口,有一个女生提了一桶水往缓坡上的女生宿舍走,我犹豫一下,因为路灯昏暗,就帮她拎一下,她很灿烂地笑了,问我是哪个班级的,怎么没有见过。我说我是哪个班的班主任去看男生。这么年轻的哦,胡蓝爽朗地笑,新来的?我说,已经有1年了,和你同一年进来的。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是不是她,上个星期天坐在教堂的后排,一结束就走掉了的那个。如果,有农民伯伯对面走来,我可以让在田边,可是从来没有这样遇过,偶尔看见他在田里扶植豆苗,疏松土壤。

     
  • 高一的英语教师宋宋居然遇上了,带着小女孩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犹豫一下,走过去,喊了声宋老师。她是军嫂,高中第二学期的夏天,我和林庆才、荀康、唐波去她家里补习过功课。她的家在林场下面的部队宿舍,高墙边种着一排水衫,院子小小的,宿舍一间一间很整齐。当时她的女儿还很小,不知道有没有上幼儿园,宋老师给我们讲题目,叫女孩乖一点,你是妈妈的玩具。她们母女都长的玲珑。是你啊,宋宋说,是你女朋友吧。我紧张起来,书哦不是不是,一个以前的同学。宋宋笑了笑,她还是很年轻、漂亮,我和她聊了两句,就说去陪同学了。

    我和小舟走到沙滩最东边,礁石上几个男人在钓鱼,哦,在大海里钓鱼。我走上礁石瞧瞧,她不想上来,就耐心地等我。石头上飞快地爬动着蜈蚣模样的昆虫,应该不是这些外壳硬硬的家伙把石头弄穿的,是海水风空气侵蚀一个个小洞,粗糙的纹理,刻画出它的年纪。小舟的脸被风吹的红红的可爱,用手拂了下头发,我觉得她穿着白色衬衫显得文静,甚至在瞬间有点漂亮了。我跳下礁石说,我们去水里走走吧,就把皮鞋脱下来,裤子卷到膝盖,她把凉鞋脱下拿在手里,走在浅水里。海水涌过来,没过膝盖,眼睛离水面的距离近了,我产生晕眩的感觉。 

    春天的教室里是初恋萌动的乐园,发育迟的同学还挂着鼻涕,而发育早的已经知道秋波的滋味,写不好作文的差生给女同学写起情书来一封接一封。我刚刚结束人生第一段爱情,在新的教室里感到抑郁寡欢。 写了好几封信,真的走在一起,我却想不出什么话题。好在她是个文静的女孩。我们一直走到沙滩的西边,坐着吃了点带去的干粮,看时间不早,我们就回家了。

  • 治孤(17

    漫游朱家尖

    吃完午饭,我骑着自行车去平阳浦走走。姑妈的家就在平阳浦,这个地方靠海,曾经以舟渔公司出名。随着舟山渔场资源的衰减,舟渔公司不如以前有名了,本地人说这家公司在最鼎盛的时候,国家主席刘少奇来考察过。沿着定沈公路,15分钟就可以到了。刚学会自行车的时候这段路显得有点长,那次从高峰姑丈的老家出来,姑丈姑妈和表姐从洞岙水库东边推着自行车翻过山路,老式自行车太高,我是小学生,够不着坐垫,就把身子弯在自行车三角里面,一蹬一蹬地骑到了平阳浦。

    小学的时候经常去高峰玩,我的父亲只有一个姐姐,就是姑妈,两姐弟相差12年。表哥从前读书的时候住过我家——当然我没有一点印象,因为我还是个娃娃——作为人情回报我也享受暑假住姑妈家的待遇。高峰属于洞岙乡,因为靠近黄杨尖这座本岛最高的山,位置最为偏僻,又叫里洞岙。里洞岙的小伙子最让家长担心的是娶不到老婆,连泰兴人也不要去。这是我奶奶说的,我们邻居小松的老婆是江苏泰兴逃难来嫁给他的。这个地名在奶奶的话语里表示最穷最困难的地方。地处偏僻因为高山与世隔绝的里洞岙是我童年的一个乐园,山林溪流小伙伴杨梅带来无穷的暑假乐趣。

    家里给奶奶办丧事的时候,我没有回家。一楼西边的房间放着一张床一张方桌,显得空空的。到了平阳浦,我没有从叉路骑进去,而是顺着惯性继续前行。新造了一条公路,在老路的东北,也可以到沈家门和东港。去朱家尖玩吧,看看跨海大桥。

    骑了长长一段路,从平阳浦算起的话有40分钟。新修的公路平整顺畅,边上是农田,偶尔有一座小山。爬上有点高的岭,冲下坡路的感觉最爽了,风吹起外套是骑自行车的初中男生最喜欢的感觉。下坡路,摆脱地球引力,劳累带来的一种放松。在小山的弯角自行车的速度得到新的平衡,眼前出现一片土地,大海也在那里,忽然间已经到了东港。

    从跨海大桥过去就是朱家尖岛,大桥的行人道是很窄的,我刚好骑着自行车经过。大海的颜色不是蓝色的,天空是蓝色的,明媚的光亮的蓝,透彻纯粹普遍的蓝。海水之黄是苦涩稳重的黄。大桥依靠插入深处的高大桥墩横贯洋面,把两块土地连接起来。

    海边有很多高大的礁石,如果是春天的话,可以下去在礁石上坐坐,听听海水的声音。礁石边是一些松树和树林。沿着新修的马路,看不到当地的民居,很多土地,有普通的种蔬菜的庄稼地,还有棉花地,棉花开出了棉絮,多么奇妙。还有一片片的盐田,有种地的人,也有种海的人,他们把海水收进农田,晒成一堆堆的盐。

    买了一张门票,20元,他说已经是半票了,旅游的旺季要40元。果然现在不是旅游季节,我把自行车推到沙滩北边,整个南沙看不见人。千百年的海水一遍遍单调的冲击,使沙滩非常结实,产生人不会陷进大海泥地的安全感觉。沙子细腻,抓起一把很快就从手掌漏光了。我走到沙滩东边尽头,一股细流把海里的小鱼带进沙滩的坑洼。软禁的滋味不好受吧。踏上礁石,看望大海,地球果然是圆的,地平线的后面越出了视野,一定是在那里,地球曲成美丽的球形。没有船只,没有人,整个沙滩只有我一个,无聊地在沙滩上走路。海风温和地吹着水面,海水一波波不越过沙子上的水纹,涨潮或落潮的时间还没有到吧,受到月亮的引力每天根据农历有不同的涨潮和落潮时间,渔民知道这些,我却不知道。

    从东边走向西,在西边叫做情人岛的礁石上的观景台坐了一会,休息一下,听听海的呼声,渐渐与心脏的跳动有了响应,这是共鸣吧。多吹风身体会冷的,天色不早,这时来了一对恋人,拉着手逛了一会走掉了,我也想回家了。

  • 治孤(17) - [《治孤》]

    2008-04-21

    漫游朱家尖

    吃完午饭,我骑着自行车去平阳浦走走。姑妈的家就在平阳浦,这个地方靠海,曾经以舟渔公司出名。随着舟山渔场资源的衰减,舟渔公司不如以前有名了,本地人说这家公司在最鼎盛的时候,国家主席刘少奇来考察过。沿着定沈公路,15分钟就可以到了。刚学会自行车的时候这段路显得有点长,那次从高峰姑丈的老家出来,姑丈姑妈和表姐从洞岙水库东边推着自行车翻过山路,老式自行车太高,我是小学生,够不着坐垫,就把身子弯在自行车三角里面,一蹬一蹬地骑到了平阳浦。

    小学的时候经常去高峰玩,我的父亲只有一个姐姐,就是姑妈,两姐弟相差12年。表哥从前读书的时候住过我家——当然我没有一点印象,因为我还是个娃娃——作为人情回报我也享受暑假住姑妈家的待遇。高峰属于洞岙乡,因为靠近黄杨尖这座本岛最高的山,位置最为偏僻,又叫里洞岙。里洞岙的小伙子最让家长担心的是娶不到老婆,连泰兴人也不要去。这是我奶奶说的,我们邻居小松的老婆是江苏泰兴逃难来嫁给他的。这个地名在奶奶的话语里表示最穷最困难的地方。地处偏僻因为高山与世隔绝的里洞岙是我童年的一个乐园,山林溪流小伙伴杨梅带来无穷的暑假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