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鼠 - [西溪日记]

    2012-08-09

    早上又去面包店吃面包,但并不总是能在店里遇到可爱的人,因此有时会很乏味。中午在文二路陌生小巷子水果店吃西瓜,晚上在食堂吃饭,辣椒狠辣,我犯了错误,辣不辣不能看外表啊。必须看内心。它的内心有籽,会很辣。没有籽,辣就少一分。我老是犯错误。我在杭大新村租了个老房子,还有比我更蠢的人吗?窗台上隔着纱窗驻守着两只壁虎。晚上去厨房倒水,台面上都会重复出现一条胖蜗牛,安静地躺在那里,每天晚上都会有一条,不多也不少。我就用房东留下来的筷子把它夹起来,扔到铁保笼外面。 院子里堆满了落叶,小区多树,风吹起来,声音像是下雨了。塌陷的席梦思在院子里晒霉已经有三天,晚上也晒在月光里。床的腿断了,我换到另一间卧室,发霉的棕绷扔掉了,直接躺在坚硬的木板上,感觉比床垫舒服多了,实在多了。 于是我很快就睡着了。

  • 人间天堂 - [西溪日记]

    2012-07-23

    2012/7/23

    人间,天堂。这样的词语放在一起不是很有意思吗?

    是我在人间找到了天堂吗?

    还是天堂降落了人间?

    人间天堂,是说:这个城市风景美的像凡尘中的天国?像古时的伊甸园?

    还是说,即使天堂,也不过就在人间——除了这个世界,我们没有天堂?

    基督徒会说,天国在天上。

    他们又说,天国不在天上,在你的心里。

    因此,大伙都说了,人间天堂,人间天堂。

  • 2012/5/21 - [西溪日记]

    2012-05-21

    周日,雨。在古荡擘饼后,顺路步行,“家住庆丰无心忧,门对浙大满目秀”,一个旧小区门口贴着对联。为什么是满目秀呢?过玉泉校区不入,继续往前面走。杭州市第十五中学,原为潘天寿、丰子恺等创立的明远中学,墙面有当时的铭记,开篇直接指责当时的社会:民风日下,民德日衰,鲜仁寡耻久已,并自称自己的办学卓有成效在于:耿介之士多出于门墙之内……

    从黄龙体育中心钢构之下走过,小小阵雨,既不影响人们走路,又给无聊的大气带来一些内容——如果有一天大气里没有内容了,没有任何的信息、任何对话,那么我想我会被大气压榨扁——汽车也随之开得礼让很多。浙图食堂的午饭时间未到,淘旧书两本:海洋动物图案、广西情歌散辑,15元。给小孩买了一版“僵尸大战植物”图卡,等他来杭看我了送他作礼物,总共30套,18元。有一个短发的年轻生意人,很蛮横地带着一个女的在旧书摊扫货,老板就像被城管抢货一样惜售。真的很过分啊,在我眼皮底下居然扫货。我问那个女的他们书店开在哪里?我准备去他们店里扫货。女的居然告诉他们也只是自己淘书而已。看着那个男的往纸壳箱里任意扔货进去,我也有一种冲动:准备一只纸壳箱、大扫货。

    接到蜡年兄电话,说施家桥下午青年聚会,我说去,可是犹豫了。我又不想去了。我改变路线。从曙光路往杭大路走,顺势弯进西溪路,十年了,很多地方都变好了,这条路还是鲜仁寡耻啊。从保俶路进入天目山路,看了一下户外用品商店,和店员闲聊两句。从西溪校园穿过往文二路去。没有本科生了,死掉了,复印店和后勤公司的小伙都已经在化学楼下鱼池钓王八了。随他吧。随他吧。图书馆阅览室,自己住过的宿舍楼,都已经像坟墓一样了。校园道路被路障撕裂,小车自在地进出,西溪校区是够小的,最大的那块草坪,其实也很小。西溪校区以前是麻雀,现在的西溪校区是被剖开了的麻雀肠子,

    往文二路去,过海洋二所,上宁桥,背后保俶路边上的是学校东门吧,都没有回头看一眼东门。

  • 瘦鸟 - [《小海螺》]

    2011-10-08

    下午,我去了警局,从五月到十月,警察终于说对方来过警局了,叫我把发票和病历卡带去。

    顺路把儿子接回来,之前还把午饭给补上了,在兰州拉面吃了青椒炒肉饭,时间还早了点,请幼儿园的保安大姐上楼把他提早叫下来。因为有个男的在吃盖浇饭,有绿油油的蔬菜块,我就说吃饭吧,和他一样的。一问,原来是青椒炒牛肉。居然有青椒,很久没有吃了。

    小孩早上出门说带两只螃蟹去,他装进书包,我说螃蟹太小,到时你找都找不到,我建议他带寄居蟹。不知道回来时,这些小东西有没有死掉。据说老师没有看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玩。我们打算重新做一个抄网,坚实点的,用坏掉的纱门做,怎么弄也弄不坏的抄网,下次去抓弹涂鱼。弹涂鱼真多,都长大了,没有工具却抓不住,一条也抓不住。我曾经瞄准一条鱼8秒钟,扑上去就溜了。这是什么弹涂鱼哦。简直是超级爸奥爸嘛——很厉害的意思。

    沙场边上棉花田开花暴棉了,有白花,粉红花,果实是绿的,炸开后是白的。偶尔一只麻雀或瘦鸟在沙堆前的积水洗澡,阳光灿烂的日子,鸟振振羽毛,搓搓颈背,啄啄翅膀,又飞起来,跑开了。

  • 抓螃蟹 - [《小海螺》]

    2011-07-05

    妻子上班的第一天,又是儿童节,我们去海边抓螃蟹。

     

    带个绿色塑料桶,来到万塘,小勒带路,前面的气门,有一个破旧的水泥房和抽水房,废弃的小码头,那里可以下去,有很多碎石头、烂泥、碎玻璃,就在那里抓。

    海堤前,像两只螃蟹,我们降低重心,避开洒落的沙子(运沙船用机械象鼻直接把沙子喷到岸上),走上去。这里的位置是方舟家教会以南,桂花城以南,东边是运沙码头,就在新开的红星美凯龙西南边。四周看不到人,只有一辆电动车停在小屋边。

     

    退潮,又下了点雨,小勒说下雨没关系,淋湿了可以换衣服。那我们就去抓啊。运沙船在码头前排队卸货,海床上很多长脚的螃蟹在吃泥巴,弹涂鱼有的胆大、像潜伏的鳄鱼,胆小的像蜥蜴、接收到了信号。螃蟹有的动了下,有的没有动,海边很安静,阴天的海边它们很安定的样子。

     

    小勒开始翻石头抓蟹,我以捡寄居蟹为乐。他抓的蟹都是蜘蛛的模样,黑黑的,脚长长的,又小的可怜,捏住了往桶里一扔。遇见大的说害怕,不敢抓,叫我抓。

    寄居蟹瞪着两只眼睛,怪怪的瘦长身子——两只眼珠就像虾身上挂了两只电灯泡,它们是蟹还是虾呢——伸出来看一下,马上缩回壳。它们或有漂亮的屋子,腿和手都很修长,眼睛又大大的;或居住朴素,以螺丝壳为家,因为它们是住帐篷的蟹,它们相信将来有更美好的家。它们为自己找着了房屋,背在身上,于是觉得很安全,或躺在石边水洼,或警觉了开始爬走,却更快地暴露自己。我们抓了十多只,好多是长棒贝壳寄居蟹,这算是住排屋的蟹了,经济条件差的也有辣螺壳给它们钻,屋角还缺了口,可能和邻居发生过械斗。

     

  • 吃馄饨 - [速写]

    2011-06-29

    早上和儿子去吃了碗馄饨,我问他,他就说好吃、开心。东荡街的小老板娘舍不得发工资雇人,她的老公说这样干下去会死掉,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他是江苏的,她是安徽的,她说家乡人在卖西瓜插秧,叫不来人。两个人干,手忙心忙,路对面的那个女人又开了分店,明显针对的。

    送到幼儿园后,我想到去看看洞岙水库满得怎么样,就去了。水确实满了,比想象中位置低一些,从西边的公路上去,没有什么人,绕到山下的老路。溪涧里却没有人钓鱼。杨梅刚红,路边落了,被自行车碾碎,刚刚红,碾得很酸的酸梅汁,没有紫的都会酸。板栗也新结果,嫩绿色,毛楂楂的。柿子也该是绿色的小球,刚结出来,却没有看见,没注意,凭时间想象出这个样子。公交车已经不开这里,那里人也改走大路,鸟类就在树林安了家,脚下是水库,又在树丛中,它们这样住着太静止了。

    坝下有人结伴而钓,和他们聊了一会鱼情。有个洞岙的小伙鱼没钓到,捡了几个塑料瓶,也来闲聊。西风吹来,天上多云,水波澹澹,他们选择的确是好天气。

  • 奔驰 - []

    2011-06-28

     

    小袁待字闺中,她说她的年纪奔驰了

     

    阿朱的儿子大起来了,她说她的身材奔驰了

     

    我们的鹣鹣小姐还在事业单位任职啊

     

    准备长期任职,这可是她亲口说的

     

    我又托黄英辉给方敏带个话

     

    我有时也想起以前教堂的朋友

     

    我请她告诉方敏,我的妈妈也信了主

     

    还有我的妈妈说想去看看她的妈妈

     

    我把我的新号码告诉了黄

     

    她说她会为我们传递电话号码

     

    她真是聪明灵巧的好姐妹,感谢主

  • 求职操盘手 - []

    2010-08-21

    今年7月—8月,我用暑假,

    操作了深振业A,

    美都控股,

    鼎盛天工,

    并且现在操作和

    锁仓更加疯狂的成飞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