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鼠 - [西溪日记]

    2012-08-09

    早上又去面包店吃面包,但并不总是能在店里遇到可爱的人,因此有时会很乏味。中午在文二路陌生小巷子水果店吃西瓜,晚上在食堂吃饭,辣椒狠辣,我犯了错误,辣不辣不能看外表啊。必须看内心。它的内心有籽,会很辣。没有籽,辣就少一分。我老是犯错误。我在杭大新村租了个老房子,还有比我更蠢的人吗?窗台上隔着纱窗驻守着两只壁虎。晚上去厨房倒水,台面上都会重复出现一条胖蜗牛,安静地躺在那里,每天晚上都会有一条,不多也不少。我就用房东留下来的筷子把它夹起来,扔到铁保笼外面。 院子里堆满了落叶,小区多树,风吹起来,声音像是下雨了。塌陷的席梦思在院子里晒霉已经有三天,晚上也晒在月光里。床的腿断了,我换到另一间卧室,发霉的棕绷扔掉了,直接躺在坚硬的木板上,感觉比床垫舒服多了,实在多了。 于是我很快就睡着了。

  • 人间天堂 - [西溪日记]

    2012-07-23

    2012/7/23

    人间,天堂。这样的词语放在一起不是很有意思吗?

    是我在人间找到了天堂吗?

    还是天堂降落了人间?

    人间天堂,是说:这个城市风景美的像凡尘中的天国?像古时的伊甸园?

    还是说,即使天堂,也不过就在人间——除了这个世界,我们没有天堂?

    基督徒会说,天国在天上。

    他们又说,天国不在天上,在你的心里。

    因此,大伙都说了,人间天堂,人间天堂。

  • 2012/5/21 - [西溪日记]

    2012-05-21

    周日,雨。在古荡擘饼后,顺路步行,“家住庆丰无心忧,门对浙大满目秀”,一个旧小区门口贴着对联。为什么是满目秀呢?过玉泉校区不入,继续往前面走。杭州市第十五中学,原为潘天寿、丰子恺等创立的明远中学,墙面有当时的铭记,开篇直接指责当时的社会:民风日下,民德日衰,鲜仁寡耻久已,并自称自己的办学卓有成效在于:耿介之士多出于门墙之内……

    从黄龙体育中心钢构之下走过,小小阵雨,既不影响人们走路,又给无聊的大气带来一些内容——如果有一天大气里没有内容了,没有任何的信息、任何对话,那么我想我会被大气压榨扁——汽车也随之开得礼让很多。浙图食堂的午饭时间未到,淘旧书两本:海洋动物图案、广西情歌散辑,15元。给小孩买了一版“僵尸大战植物”图卡,等他来杭看我了送他作礼物,总共30套,18元。有一个短发的年轻生意人,很蛮横地带着一个女的在旧书摊扫货,老板就像被城管抢货一样惜售。真的很过分啊,在我眼皮底下居然扫货。我问那个女的他们书店开在哪里?我准备去他们店里扫货。女的居然告诉他们也只是自己淘书而已。看着那个男的往纸壳箱里任意扔货进去,我也有一种冲动:准备一只纸壳箱、大扫货。

    接到蜡年兄电话,说施家桥下午青年聚会,我说去,可是犹豫了。我又不想去了。我改变路线。从曙光路往杭大路走,顺势弯进西溪路,十年了,很多地方都变好了,这条路还是鲜仁寡耻啊。从保俶路进入天目山路,看了一下户外用品商店,和店员闲聊两句。从西溪校园穿过往文二路去。没有本科生了,死掉了,复印店和后勤公司的小伙都已经在化学楼下鱼池钓王八了。随他吧。随他吧。图书馆阅览室,自己住过的宿舍楼,都已经像坟墓一样了。校园道路被路障撕裂,小车自在地进出,西溪校区是够小的,最大的那块草坪,其实也很小。西溪校区以前是麻雀,现在的西溪校区是被剖开了的麻雀肠子,

    往文二路去,过海洋二所,上宁桥,背后保俶路边上的是学校东门吧,都没有回头看一眼东门。